天空勇者大魔神

魔神真的是无敌的啊!


曾用名黑秃鹫
萝卜厨+人机厨+混乱铁也&大魔神厨
兼任昭和骑士nc粉&风见聚聚吹
擅长爬墙、开脑洞和挖坑不填
和胶谈恋爱的胶佬
沉迷于基战

【机战W群像】骄傲者(中)

#更加放飞自我#

#R偏离原著设定#

#黑科技大佬·阿福三代·penny three·volfogg强烈要求加工资#

#大量人机,雷者慎入#

#私设莉莉娜对希罗单箭头#

#如果剧情和游戏对不上号,容我三刷后回来修改#














 

Summary:如何让真盖塔掉马,强袭与自由的较劲,少女与扑克脸2号恋爱的二三事,神助攻之R与volfogg。


















 

(五)

作为盖塔射线意志的集合体,真盖塔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失败过。

就在刚才,伪Gaogaigar的BrokenMagnum迎面飞来,而位于机舱里的龙马居然还在犹豫是否要对那个冒牌货下手。按照以往的记录,这一拳头要是结结实实地打在机体上,运气好是机能停止,运气不好就是机师重伤——驾驶舱可是在头部,盖塔核心反应炉就在正下方。

毫秒之间真盖塔权衡出利弊,他只来得及冲龙马吼了句笨蛋,迅速收拢机翼分离合体,飞拳抵着真·飞鹰号的底部擦过,残余的“破坏”波动令机体的平衡仪瞬间失去控制,直直朝着地面坠落。

“笨蛋龙马!要是我被嘲笑了都得怪你!”海拔仪上的数字迅速跳减,真盖塔见状,只能对着失神的龙马发火,自己操纵着飞鹰号猛地抬高机身,以一个角度惊险的V型路线重新冲上天空与另外两机合体。“刚才冲我吼的是……盖塔?”视野恢复清明,龙马重新握紧操纵杆,应付完队友的关心后对着面前的显示屏发问,“刚才是你救了我?”

“是我。”真盖塔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同时毫不掩饰对驾驶舱里的人的嫌弃,“我怎么会选你这种罗里吧嗦的人当机师,还把自己都给压在你们身上了?那种掉了色的冒牌货一看就是假的好吗!更何况那里面没有加里安的意识!”

“我来解释吧,真盖塔,你只会越搞越复杂的。”另一个更加沉稳的声音强行插了进来,“龙马君,那个Ggaogaigar以及刚出现的J-Ark都是借由PathQ Machine复制出来的复制体,还被敌方给操控了。真正的护和J虽然不知道在哪里,但肯定不在这里。”五色狮子组成的机器人落在真盖塔旁边,一旁的魔神Z也站了过来,“好久不见,真盖塔。甲儿居然开的是你?”

“没办法,相比起凯撒,甲儿更喜欢我嘛。”第三个陌生的声音来自魔神Z,对方听起来很欢愉,“啊,Gaofightgar到了。我和真盖塔还有Great去对付J,那个盗版货就交给凯和高莱恩吧~”虽然那个奇异的尾音怎么听都包含着戏谑的成分,但话语不无道理。机师们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找上各自的对手,相比起旁边雨中对决的惨烈气氛,看着真盖塔双手在身前虚握、大魔神举起右手引来两道雷电、魔神Z举起双臂的样子,还有他们周身隐隐约约燃起的红黄两色火焰,Mic和Volfogg同时为KingJ-Der默哀了几秒。

 

回过神来真盖塔才发觉自己先前干了什么,情急之下他选择对龙马的呼叫视而不见,把所有事情都塞给其他意识去解决。“所以说……真盖塔比铁也还别扭。”投影出形象,毫不在意让自家机师躺枪的大魔神摊手做无奈状,“搞事情的是他,给他擦屁股的是我们几个。”“可惜魔神凯撒不在,不然真盖塔就能吐出更多情报了。”高莱恩套用了黄金旭的脸,挑眉瞥了眼和甲儿同样有些状况外的魔神Z,“虽然几率不大,但我们好歹是有能力的,底牌不止一张,不用担心被断后路。”

直至战后会议结束,真盖塔才进入虚拟空间,而且罕见地没有说话。“说好的结束前不翻车,结果你带头掉马。”高莱恩捂住额头,“现在甲儿回去检查凯撒,等加里安和wing回来会咒你的,讲真。”

“想要我死的人有几个宇宙那么多。”黑发男人呲牙一笑,看得强袭一抖,“新人,如果怕了就赶紧走,别拖累你机师。”“放心,真盖塔和铁也一样,只是嘴欠而已。”大魔神安抚式地拍了拍强袭肩膀。“我明白的,真盖塔是个好人。”男孩一本正经的表情看得所有人嘴角一抽,被发好人卡的对象也只能作罢。

 





(六)

强袭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基拉·大和是个很有潜力的调整人,作为仅有的几个战力,带着他和一船人从殖民卫星杀出来,和阿斯兰你追我赶,一路冲回地球与新生守望者会面。暗自立誓要保护这个和自己看对眼的人后来到了GGG,volfogg却在第一时间找上了他。“这个程序能够在机体濒临爆炸时自动将意识上传至最近的载体当中,算是一个保护措施。”紫色忍者直接发送了一个数据包,他依言完成程序的安装,“丽雄博士和雷牙博士已经叮嘱机师随身携带特殊载体作为以防万一的保护措施。”

还能这样操作?强袭感叹一句黑科技后不舍地追问,“是谁想到这种程序的?”“不清楚,队长交给我,拜托我发给大家。”volfogg也不想纠缠太多,匆匆离开去帮助调整托莫洛的系统,“最好永远都别用上这个程序。”

没了后顾之忧,强袭和基拉的战斗也就越发张扬,完全将机体作为自己的身体来使用。和对面圣盾联系过后强袭好心地将程序也发过去一份,甚至鼓动圣盾乘早和阿斯兰交流几句。

“阿斯兰现在几乎成了基拉的禁词,一提就会消沉起来。”强袭的面甲被光剑映照成了粉红色,僵持之下他抬腿踹向圣盾的腰部,“什么时候再让他们俩好好交流一下?”圣盾短促地回应了一句,盯着强袭的光镜更亮几分,及时松开光剑,那一脚堪堪擦过左侧腰甲,在阿斯兰的操控下迅速后退,举枪瞄准头部射击,“至少不是现在。”“说的也是。输了可就不止受伤这点小事了。”迅速结束私下通讯,轻松闪过光束,基拉和阿斯兰的咆哮听得强袭也忍不住顺着基拉举起光束枪,“来吧,看在兄弟机的份上千万别放水,圣盾!”

 

很久之后,强袭都没忘记追着找volfogg的麻烦,他也终于明白了“希望永远都别用上这个程序”的真正原因——为什么他的特殊载体就是哈罗这个球?即便装在基拉那只机械鸟或者某台电脑里也好啊?

拉克丝笑盈盈地看着白色的哈罗滚到基拉床边,费力地蹦跶着想要跳到床上去,忽扇耳盖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控制这个圆球的曾是一台高达的意识。“好啦,强袭。基拉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醒来,你也看过新身体了对吧?”纤手轻轻抱起强袭哈罗置于沉睡的少年枕边,被迫蜗居在哈罗里的意识左右摇晃起身子。“可自由的机体里居然已经产生意识了!”强袭头一次忿忿不平地喊起来,“辛辛苦苦干翻了圣盾还没有误伤阿斯兰,结果就给我看这个?”

“工厂里还有你的零件,肯定还会再组装一台交给大天使号上的机师驾驶的。”粉发女孩轻轻抚摸着白色哈罗的头顶,微笑着宽慰抱怨的意识,“你和基拉即便分开也不会相隔太远。但你知道,基拉在不断成长,机体的性能一旦落后就不得不面临更换……”

“我明白。”强袭嘟哝着,“就是看不惯他换机体。话说回来,基拉什么时候醒啊,我还没告诉他阿斯兰的消息呢,明明基拉最关心他了……”

 





(七)

自由高高兴兴地和基拉叨嗑基恩的装甲有多脆时,对方眼里的一抹失望没能逃过他的摄像头。疑惑之下,在加入新生守望者后自由询问了那些看上去就很好说话的前辈们,但前辈们的反应几乎都异曲同工。

“你真的不记得了?”在虚拟空间内,魔神Z瞪大眼睛望着自由,“我是说你和圣盾战斗的胜负?在那之后大天使号就失去你的消息了。”“我数据库里没有和圣盾的战斗记录。”自由讪笑着挠头,“苏醒是因为发觉有人在试图驱赶我,程序自己做出了反应。我和基拉是从工厂直接飞到战场的。”

“死了就死了,大不了换一个。”真盖塔远眺着虚拟空间的边缘,余光瞥了眼魔神Z,“你和凯撒,盖塔和我,以及你,大魔神,和自己机师都是这样的关系。”他指了指自由,“这家伙迟早也会死得四分五裂,我们的归宿大多都是这样。别忘记自己的本质还是机器人。”

红色战鬼的低气压让虚拟空间里的气氛降至冰点,众意识都一言不发地在自己的事情上下功夫,自由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自觉地离开空间找基拉一起研究plant及联合军的战局。基拉虽然驾驶年龄很小,但他是个丝毫不弱于其他人的机师,一定能避免自己损坏的结局的!

不过那个新出现的白色哈罗看着好碍眼,能换一套AI程序吗?

 

完成了近期情报的整理,volfogg从巨大的座椅上站起来扫描四周,检查内置时钟后才发现已是地球时间的深夜。轻微的当啷声在只有仪器嗡嗡作响的舰船里格外刺耳,紫色忍者迅速命令所有灯光及探测器聚焦于发出声响的地方。巴掌大小的哈罗的耳盖抬起了一半,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黄色的眼灯转向volfogg后亮地有些超规格,同时出现的还有哈罗特有的奶声奶气的声音:“volfogg!你这家伙——”

“噗。”“喂!你笑了吧!绝对笑了!”“没有。我还在计算你存活的可能性。”认出了自己参与过制造的东西和AI(或者说意识)的正体,谍报部主脑的扑克面甲立刻崩溃,并试图用言语修正自己上翘的嘴角,“实际效果比预计好很多,强袭队员。”

“绝对是在落井下石吧volfogg!”“程序测试结果已经收到,开始进行分析。”“哇塞我还是实验品?”“毫无疑问,是的。”“要是再接你给的程序,我就把自己塞到移动硬盘里去。”强袭哈罗被捧起来后在手心里滚来滚去,volfogg不得不时刻注意着小小的球体以防他摔到建速的某个角落里去。“今天他们还把自由当成了你,得知自由是新意识后都很不开心。基拉还来问我程序是否成功运转。”一只手托着强袭哈罗,另一只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volfogg渐渐沉浸入收集的数据,白净的面甲反映着屏幕斑斓的光芒。待手里的动静逐渐减小,他把手伸到平日里放置油杯的台面上,让哈罗安全地呆在上面,“他不知道你在这里?”

“拉克丝小姐要我暂时不能出现在基拉面前。”说到那位歌姬,温柔外表下的强势与智慧让强袭哈罗暗下眼灯,“我会让基拉战斗的决心产生动摇。”“拉克丝·克莱因小姐吗?”volfogg喃喃自语到,将调查资料这一项记录至备忘录,“她的判断不无道理。相比刚见面时,基拉队员在各个方面都获得了成长。”调出对应的监控录像播放出来,volfogg看向沉默起来的强袭哈罗,“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拉克丝小姐说还会有两架‘强袭’配备到大天使号,我想去其中一架。”“那么我会安排好让你顺利进入的。”“好啊,感激不尽。”语毕,强袭哈罗想起了什么,突然对着几乎全神贯注的volfogg蹦跶起来,“对了,高莱恩说你是狮子王凯的——”

紫色机器人的手一顿,在接下来的话语脱口前冷冷地盯了白色小球几秒。强袭哈罗抖了抖耳盖,收声装作自己只是个小小的电子宠物。

 





(八)

“R?!”wing又惊又喜地向强弩的机载AI发送通讯,“你怎么在这里?”

“和相良军曹一起来到月面都市,陪同执行对旅行中的千鸟要小姐的保护任务。”R下一秒毫不犹豫地出卖了真盖塔,“我们意识的事情因为真盖塔暴露了。”

“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wing的声音里带着疑惑,“离开守望者没多久我就跟希罗坦白了,所以没问题吧?”“……当我没说。”无形中觉得电路有些过载,R选择关掉通讯,继续通过周围的摄像头观察宗介周边的情况——顺带一提,入侵摄像头的程序是volfogg帮忙开发的。

“真是的,难得遇见同伴……”“wing,怎么了?”和意识保持着通讯的希罗听见对方的自言自语,右手轻轻搭上耳机。“相良宗介军曹和R陪同千鸟要小姐来到月面都市旅行,目前在商业区游荡。”接收到共享的坐标后,wing如实报给希罗,“离希罗有大约十分钟的步行路程。要进行接触吗?”“不,相比起来罗塞总事务长和莉莉娜的安全更加重要。”希罗没有发现女孩公式化声音中的失落,低头看看分发到手的计划表,“这次任务结束,我们要正式加入新生守望者。”“……好啊!”半晌,wing才反应过来,希罗能想象出那个意识欢呼雀跃的样子,“大家都一起吗?”“当然。”“对了对了,R刚才告诉我,真盖塔和魔神Z他们集体被发现了!”“那还真是糟糕。你希望暴露吗?”“高莱恩和volfogg可能把什么都交代完了……说不说都无所谓。”女孩笑着催促机师,“别开小差了,你还在任务中对吧?莉莉娜小姐可是需要骑士大人的。”“明白,在格纳库等我,紧急情况下允许你自行出动。”“收到,希罗!”

 

莉莉娜·多利安与罗塞事务总长交流着“火星后继者”及plant和联合军的现状及应对计划,作为私人保镖的希罗走在他们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满头银丝但目光仍然锐利的老婆婆打量了一下棕发少年,强硬地转移了话题:“莉莉娜,你和希罗君最近相处的很不错吗?”

“哎?和平常一样啊……罗塞总长,怎么了?”突然变换的亲密称呼和内容即便是外交官也愣了几秒,她微微瞪大眼睛。“这孩子虽然长了张扑克脸,最近笑起来的次数越来越多,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罗塞事务总长左手拉住莉莉娜,右手覆盖于手背上,颇为神秘地眨眨眼睛,“毕竟是年轻人,有小心思很正常。遇见问题可以跟我这老婆子说说,我也能帮你少走些弯路。”

“不是这样的,婆婆。”莉莉娜回过神后也换回了私下的称呼,右手微微用力,“希罗只是找到了能交心的朋友。也许对方算不上一个真正的人,但如果那个人知晓希罗·尤尔的内心,了解他的痛苦,能帮助他从战场之中活下来并缓解战斗带来的罪恶的话,我会衷心地祝福他们。”

罗塞事务总长凝视着莉莉娜的表情,良久后轻叹:“莉莉娜,你的表情真痛苦……”“作为无法亲临战场的人,我能为战士们所做的也就这些了。”撩起几丝鬓发,莉莉娜嘴角微翘,“婆婆不也在致力于铺平新生守望者的道路吗?”

“说的也是。”罗塞事务总长咧嘴笑着,“毕竟是年轻人嘛……莉莉娜,如果行程有空余,我们去逛逛特产店吧。我那孙女闹着要我给她带手信回去呢。”

“玛梅利亚小姐还真是有活力啊。”放下思绪,莉莉娜转身呼唤希罗,“希罗,我们去前面的公园休息一阵吧。”

 

 

 

 









 

Free talk:队长控还喜欢偶尔恶作剧一把的volfogg真的超可爱……以及,我一直在想,魔神凯撒的ova里kaiser scrander 带着凯撒飞出岩浆的那一段有问题。朋友号去魔神凯撒那里是有程序引导,凯撒飞翼找到魔神凯撒并自动飞出岩浆也是程序引导?我更相信凯撒是有意识的,更何况最后甲儿抽出胸口大宝剑时,明显是凯撒在和他对话,对话形式与真Z漫画里形式相似,只不过凯撒随便捏了个形象出来吧……而且W里甲儿被仍在营养液里泡了两个月,说不是人为估计都没人信。

这篇应该下一节就完结吧……应该。


评论(8)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