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勇者大魔神

魔神真的是无敌的啊!


曾用名黑秃鹫
萝卜厨+人机厨+混乱铁也&大魔神厨
兼任昭和骑士nc粉&风见聚聚吹
擅长爬墙、开脑洞和挖坑不填
和胶谈恋爱的胶佬
沉迷于基战

【机战世界】[人机]超级奶爸(一)

#放飞自我#

#仍然在摸索如何写奶爸和熊孩子#

#后期可能会有真实系出没#

 













(一)


最难以接受机师无论是记忆还是身体都变成了小孩这个事实的,可能是古莲泰沙。

 


得知自己不在母星,父母亲人也不在身边,唯一熟悉的妹妹玛丽亚瞬间变成了大人,捷克·弗列德还是保持了印刻在骨子里的礼仪,脸上带着近乎完美的微笑。出于拥有极度相似外貌的好感,他在玛丽亚鼓励的注视下走向蹲在墙角挠墙的青年,“古莲泰沙桑,你没事吧?”

“我没事,大介。”古莲泰沙转过身来,揉揉捷克·弗列德的头,“你说的对,弗列德星确实没有什么守护神,宇门大介这个人也不该存在。”他猛地吸了下鼻子,“那么,王子殿下,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吗?”

“实际上没什么……”被妹妹瞪了一眼后男孩赶忙改口,“那个,我想去找我的同伴!”“甲儿他们?那就是光子力研究所了。”古莲泰沙抵着下巴思考一阵后作出决定,随即站起来拉住捷克·弗列德的手,“我们走吧,大介,有些事情还是他们能解释地更清楚一些。”

“哥哥,一路顺风,好好玩哦!”目送不明所以的兄长离开,玛丽亚愉悦地挥起了手。

 


来到光子力研究所,古莲泰沙还在思索剑铁也的脸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年轻,会客厅内的状况让曾经的UFO机器人混乱起来。“哟,古莲泰沙,”给沙发上疑似盖塔小队的三个孩子盖上毛毯,绿色眼睛的男人起身,冲门口的三人挥挥手,“看来即便是外星王子也没能幸免啊。”

“啊……嗯,是啊。”暂时抛开思绪,古莲泰沙把藏到自己腿后的男孩推出来,“大介,去玩吧,今天可没有需要完成的功课。”“我不叫大介,我的名字是捷克·弗列德。”尽管如此,听见没有功课时,男孩还是眼睛一亮,“真的没有吗?”“当然,我可没骗过你。”青年蹲下来揉揉小王子的头,“不过,大介也是你的名字。放下那些多余的身份开心一下吧,地球的生活可是很丰富多彩的。”

“我想,如果你的父母知道你交到了新朋友会很开心的,”带着两人进门的男人不知何时消失了,再次出现时手里端着一块蛋糕,身后还跟着一个眉毛略粗的紫色围巾男孩,“我是大魔神,这是我的……弟弟,剑铁也。”大魔神带着睡眼朦胧的铁也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切好一块蛋糕后塞到他手里,“喏,这是你的。”

绿眸男人瘫坐在沙发上,拉扯着衬衫的领口,“连百鬼帝国都没这么难处理,我究竟是为什么要答应老头子啊?Z和zero呢?”“不是所有超级机器人都像盖塔射线那么简洁明了,真盖塔。”看着铁也切下一小块蛋糕往嘴里送,大魔神的神色终于放松了些许,“他们被三博士扣下进行详细检查,凯撒在带甲儿。初步报告你看了吗?”

听见报告二字,真盖塔就捂住了额头,“我讨厌那东西,而且龙马的精力旺盛到超出想象。”“我想古莲泰沙也是一样的。”大介跑到一边和铁也分享蛋糕,古莲泰沙也在沙发上找了个空位坐下,接过大魔神递来的报告,“在我们变成人类后,仍然保留了部分超级机器人的武器,不过也仅限于消耗不剧烈的能量攻击和部分物理攻击。”真盖塔听得眼前一亮,从沙发里撑起身子,“那么我还能用盖塔射线和盖塔飞斧咯?”

“如果你想从肚脐眼发射射线的话……还是算了,太辣眼睛。”大魔神举起报告遮住眼睛,自动忽视了真盖塔抽搐的脸,“至少我可以一道雷劈死一群铁假面。”

“揍你哦,大魔神。”

“总之,在他们恢复前,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机师,别让他们遇见危险。”古莲泰沙望向大介的背影,露出微笑,“我最擅长保护大介了。”

“你这话还是告诉zero比较好,他对甲儿的上心程度都比机械兽高。”双手抵住下巴,真盖塔嗤笑一声,随即耷拉下头,“无限期的奶爸……现在真是无比想念敌人的存在。”

 


感到马甲的一角被拽住,魔神凯撒放下手里的书,不耐烦的眼神吓得甲儿往后一缩。“有什么事吗?”“那两个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黑色衣服的哥哥还说了要带我出去玩的。”甲儿怯生生的声音总算是提起了凯撒的注意力,让他把目光放到男孩的脸上,“zero?那家伙对你图谋不轨,别听他的。”

再次举起书遮住脸,衣角被拽住的感觉搅得他心烦意乱,以至于一个字都没看进去。“还有什么事吗,小鬼?”凯撒扔掉书,把凑到自己跟前的男孩抱到大腿上坐着,用力弹了下甲儿的额头。甲儿捂住额头上生疼的地方,打定主意要向那个白衣服的哥哥打小报告,满脸不高兴地撇起嘴,“现在很无聊,凯撒哥哥又不陪我玩……”

“我没Z和zero那么好的耐心。”凯撒变得恶狠狠起来,正想呲牙恐吓甲儿时灵光一闪,脸上表情的变化让腿上的男孩打了个抖,“那这样吧,我们给zero做一件礼物,我保证无论如何,他都会很喜欢的。”

 


Zero的眼神在凯撒、甲儿和礼物之间来回几圈,最后从口中挤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我现在就用触……”

“Z——ero!”Z夺过那件围裙,当着众人的面抖开,同样愣了几秒,“……确实不错。”

“以凯撒的性格来说,没给你找能罩住全身的围衣都算好了。”大魔神咬着塑料叉子,尾端随着声音微微震动,“字不错,甲儿。”

闷笑声四起,zero的脸也几乎黑的和上衣一个颜色,就在他准备指向笑到捂肚子的魔神凯撒时,罪魁祸首之一一把抓住裤腿,抬头睁大眼睛,“zero哥哥,试试看嘛。”

“我听见了一箭穿心的声音。”古莲泰沙戳了戳大介因好奇而鼓起的腮帮子。Zero垂下手,动作僵硬地缓缓低头看向甲儿。“我……”他咬牙,手抬了抬,最后啪地一声拍上额头,“我穿就是了……”

真盖塔从武藏怀里的袋子中抓出几片薯片塞进嘴里,仍然掩盖不住嘁嘁的笑声。“World’s Greatest Super Robot,还划掉了那个DAD,凯撒,这次我真的得为你这个主意点赞。”说着,他不顾小胖子抗议的嘟哝再次伸手抓走一把,“武藏,小孩子少吃点零食。Zero吃瘪的样子真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zero就要爆发,大魔神及时摸出手机将zero穿着围裙的样子照了下来,并当着众人的面将那小巧的电子设备收进衣兜。“纯给我的,方便联系。”系着红色三角巾的人淡然地替铁也擦掉嘴角的奶油和蛋糕渣,“顺便攒点黑历史当作纪念。”

“毕竟我们谁都没见过自家机师小时候的样子。”

评论(8)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