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勇者大魔神

魔神真的是无敌的啊!


曾用名黑秃鹫
萝卜厨+人机厨+混乱铁也&大魔神厨
兼任昭和骑士nc粉&风见聚聚吹
擅长爬墙、开脑洞和挖坑不填
和胶谈恋爱的胶佬
沉迷于基战

【草稿流】龙马&拓马

#机战Z再世篇背景#

#黑盖塔arc参战#

#草稿流段子#

#并不会写战斗,安心刷日常#

#小黑二人组#

 











 

流拓马觉得自己的人生特别奇幻,先是在朋友的指引下坐上盖塔,遇见父亲的旧友并从一帮怪人那里了解到一些关于父亲的事情,成为盖塔arc的驾驶员后他努力地出击并消灭怪物,还从敷岛博士那里获得了一把改装左轮作为配枪,据说正是他父亲在最终决战时使用的那把。

等他能熟练操作盖塔了,在日常般的战斗中不慎被怪物一脚踹进制造出来的漩涡中,隐隐约约中听见神上校惊慌的声音和卡姆依和山岸貘的吼叫,再清醒时发现自己躺在arc的机舱里,而arc正位于灰色荒原上的废墟边缘,上空是漆黑的宇宙,远处……是一颗蓝色的星球。

“骗人吧……我竟然在月球上?!”拓马摘下头盔,有些木讷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监视器显示队友们没一个在机舱里,舱门也没有打开过的迹象,他环顾一阵周围,操纵着arc在一块岩石后蹲下,单手挠头,“现在……怎么回去?也不知道能量够不够……”

确认没有任何敌人的信号,arc离开藏身的岩石,走进废墟试图搜索一些线索。很快的,还算晚好的大门吸引了注意力,拓马顿了一下,检查了所有武器的机能后将战斧握在手里,干脆利落地毁掉大门,内部船坞般的构造让他惊叹一番,忍不住四下探究起来。

为什么不离开机舱?他流拓马还没傻到在没有宇航服的情况下在真空里瞎转悠。

 


偌大的空间里堆放着各式各样没见过的机体,大多已褪色或破的不成样子,漂流的尸体和各类武器补给显示这里曾经历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而战斗后所有人匆忙撤离了这里。学山岸貘的样子为这些人默哀数秒,拓马和arc没能找到进入更深处的道路:随着滴滴作响的警报一同到来的还有无数子弹,红色的机体随即欺身而上,举起双斧当头劈下。“哇……干什么啊!”匆忙间的格挡令arc后退了几步,迟滞感让拓马止不住地皱眉,但arc的性能明显压制了面前与盖塔极为相似的机体,战斧轻松甩开对方,横斩虽然被闪开,但承接了这一击的废弃物变成了更为细碎的金属片。

“你这家伙是什么来头!”通讯里传来了一个男人愤怒的吼声,“机体又是哪里来的!难道是早乙女那老头新制造的盖塔吗!”

刚接通通讯就被吼懵的拓马也不甘示弱的回击,以同样的语气吼了回去:“我这边才是一肚子问题啊!早乙女博士不是早就死了吗!你这台盖塔一号也早该变成破铜烂铁了!”

“混蛋!你到底是谁!机体是哪里来的!”

“我叫流拓马!这是早乙女博士最大的遗产,神上校交给我的盖塔arc!”面对通讯屏幕上气势汹汹的红围巾男人,拓马的气势不免弱了几分,他用力锤了几下操纵台来发泄自己的不满,“大叔你又是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没在早乙女研究所里见过你!”

“流……拓马?”细看之下,男人的眉眼有些眼熟,但拓马没多想,他紧紧盯着有些迟疑的人,“这个姓……喂,流龙马是你什么人?”

“啊?那家伙?”男人的语句缓和起来,少年干脆躺在座椅上,摘下红白两色的头盔,手枕在后脑勺上,“我未曾谋面的爹……只在照片里见过,应该是死了——大叔你怎么了?”

对面机体里的男人明显陷入了石化状态,嘴微张了几秒,反应过来后仍是臭着脸,“臭小子你别骗人!快说实话!我龙马大爷连婚都没结,哪来的儿子!”

“我都说了这是盖塔arc我叫流拓马!你以为我愿意在战斗中一个人被传送到这毛都没有的地方?我还想回去报我母亲的仇!”一拳砸在屏幕上,拓马疼得缩回手抖了几下,回忆起听见的语句,瞪大眼睛扑过去,“大叔你居然自称龙马?”

“我就是流龙马。”龙马没好气地说,收回了盖塔手里的斧头,视线在拓马头顶猫耳般立起的短发上停留了一阵,“你应该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我自己的行为清楚地很,现在也没几个能讨我喜欢的女人,更别提造小孩了。”说到那三个字,龙马的脸诡异地红了一点,掩饰状解下了红围巾,拓马也得以仔细审视龙马的脸。

“有点像……但不完全。”拓马重新戴上头盔,敲了敲头盔边缘,“切……居然到了另一个时空,该怎么回去啊……”“和我去地球,正好我要回去。”趁着空闲,龙马开始设定回到地球的坐标路线,他看了眼迷茫的少年,撇嘴哼了一声,“去找隼人和那帮烂好人,总会有办法的。先说好,我可不是你爹!别那么叫我!”

“像你这种坏脾气的大叔才不是我爹呢!”拓马照例吼了回去,在原地跺一会脚,最终鬼差神使的跟着龙马飞向宇宙,“别指望我会帮你忙!”

“我龙马大爷才不需要你帮忙!我一个人就能解决所有敌人了!”

 

 

 

 

 

 

 

 

 

 

 

 

 

后续看心情(bu

某种意义上的情人节礼物,因为盖塔我才回到萝卜坑呢_(:з」∠)_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