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勇者大魔神

魔神真的是无敌的啊!


曾用名黑秃鹫
萝卜厨+人机厨+混乱铁也&大魔神厨
兼任昭和骑士nc粉&风见聚聚吹
擅长爬墙、开脑洞和挖坑不填
和胶谈恋爱的胶佬
沉迷于基战

【DAY 5】描写喝到烂醉的情况

#伟大勇者是逃不过吃瘪的#

#DAY 4的后续#

#世界第一甲儿厨的报复#

#费尔迪娜行星补给时发生的事情#

 

 

 












 

 

抚子号C内产生骚动时,铁也和龙马还呆在真龙盖塔舰桥般宽敞的机舱里看隼人和弁庆调整引擎的出力。黑加尔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而大家对这个向来很听兄长话的双胞胎弟弟印象都很不错,说话时脸上总会不自觉地带点笑容,这点连鬼之龙马也不例外。“怎么了,black?”铁也按住龙马肩膀示意他别动,自己站起身来,“出了什么事吗?”

“是Emperor桑……”深色皮肤的青年双手撑着膝盖,喘息一阵后才接上话,“他……不知道为什么喝醉了……现在正在抚子号C的餐厅里,还好有dogma的控制,不至于突然变成机体……”

弁庆曾目睹过喝到烂醉的隼人发酒疯,自然了解状况的严重性:“就算不是人类,发酒疯的状况也很难看吧……别看我,我又没指名道姓。铁也,既然是你的机体,不去看看吗?”铁也张着嘴,隼人放下手里的仪器,走到一旁摸出醒酒药扔给他。“号还要留下来帮忙调整真龙盖塔的出力,别指望着他会帮你哦。说你呢,龙马,快去把那帮跑出去玩的超级机器人找回来。“被点名的人还蹲在一旁,例行性地和隼人吵几句,一溜小跑地离开了母舰。

“那我和你去吧。“稍稍有些失望,但铁也还是拿着药和黑加尔去了抚子号,”到底是怎么回事?“”起因不清楚,我原本是去餐厅帮兄长和舞人拿些饮料的。“黑加尔抿着嘴沉思一阵,寻找着恰当的词汇,“我到的时候只有他在那里,但事态已经无法控制了……”

 


在西历世界救了黑加尔的,除了舞人和加尔,无疑还有大魔神及铁也,作为后继机的魔神皇帝G也获得了黑加尔不亚于对加尔的尊重。因此,看见坐在餐厅一角的皇帝G时,他主动走上去打了招呼:“Emperor桑?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嗯~如你所见,在和zero喝酒啊~”和通常的形象不同,皇帝G的脸上挂着相当明媚的笑容,脸颊酡红,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摇晃着的杯子里已经空了,“不过,火鸟君,你什么时候晒黑了?”“火……火鸟?”黑加尔一愣,“我是black gaine啊,Emperor桑。”

“不是火鸟?”他皱起眉头思索,很快又吐出一个名字,“马林·艾斯?不对,那家伙来不了这里,那么就是……骑士ガンダム!”“Emperor桑……啊,舞人桑!”兄长机师的到来及时拯救了陷入懵逼状态的弟弟,他求救般快步跑到舞人身旁,“兄长那边没问题了吗?”

“一切正常,一会我还要去外面找莎莉,听生活班的人说她快比奈茵还忙了。”舞人说着,接过黑加尔递给他的饮料,“谢谢,black。”

“狮子王凯!”皇帝G突然跳起来,把酒杯狠狠拍在桌子上,一只手指着舞人,气势汹汹地咆哮起来,“别以为你有galeon和……和Genesic Gaogaigar就是最强!现在我也能使用盖塔射线,带上你的Goldion Crasher,我们去战个痛啊!”

”什……什么?”舞人的反应与黑加尔如出一辙,面对流氓般凶猛的质问和气势,真英雄也要退缩三分,“这味道……是喝了多少酒啊?”“不,我觉得是被骗着喝了生命之水,Spirytus Vodka。”Z拎着一个空酒瓶出现在门口,脸色阴沉地仿佛要滴出水来,“特急救援和特急猛兽他们还在TDD检修,我要去抓罪魁祸首,真盖塔带着一帮人不知道去哪里了。舞人,你自求多福吧。”

皇帝G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他的剑,正朝着舞人直冲过来,但因为酒精的作用,步伐变得踉踉跄跄,使得总裁轻松躲过,避免了在自己人手下受伤。“等等……Z?!那我该怎么办?“向来自律,连周围的人都很自律的舞人慌不择路地在餐厅里躲闪起来,后面追赶着的皇帝G还嚷嚷着“比拉鲁纳命来”,“black!快去找铁也桑!他现在应该在真龙盖塔那里!“

 


铁也赶到抚子号时,骚动已经蔓延了出来。加尔碍于不能向同僚出手,只是扛着舞人一路逃窜,黑加尔冲着兄长喊了一句,他就带着身后的皇帝G向这里冲来。舞人狼狈地扶正头盔,在加尔背上冲铁也挥手,“师匠!拜托你了!”

拜托我什么的……这可比龙马还难搞定啊。战斗专家内心嘀咕着,正打算面对高速冲击或空手入白刃,皇帝G却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把剑扔到一边。“铁也,我要跟你说件事,”他双手牢牢抓住了自己机师的肩膀,甚至无法挣脱,“绝对不能沉迷于盖塔射线。如果我能使用魔神力,就可以开启更强大的力量,连zero那家伙都能砍成两半的力量!”

“是是是,现在先张嘴吃药,啊——”烂醉状态的皇帝G异常听话,被铁也抬着上半身,“你好歹也是我看着造出来的,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吗?”“呜——不吃,铁也你明显更喜欢龙马吧,都说‘一定要得到你了’。”青年吐着舌头拒绝被送到嘴边的药,舌尖无意间在机师的手指上转了一圈,“我吃瘪没事,可我很在意你吃瘪……你在哪里叫我我都会来的……”

为了阻止自家机体进行更不得了的发言,伟大勇者心一横,也顾不上众目睽睽之下,拇指和食指捏着药片,中指和无名指则塞进牙间撑住口腔,迅速投入药片后猛抬下巴强迫他闭住嘴,不给他任何能吐出来的机会。“唔唔……铁也你……”平日里神气活现的青年眼神模糊起来,喉结滚动一下,咽下药片,“臭流氓……”

感受到皇帝G身体变得沉重,铁也松了一口气,揉了揉怀中人的发顶。“犯人也抓住了,果然是这家伙。”真盖塔拖着被Z捆成毛毛虫的zero,拎着斧子冷笑道,“活该被削,晚上等着被好好疼爱吧。”

没人在意扭动的更加剧烈的毛毛虫。战斗专家只回味了一秒手指尖的柔软触感,就发现周围少了几个人。

 


“舞人和莎莉他们呢?”他问道。










【这段时间考试,差的会尽快补上】

【虽然也没什么人看啦】

评论

热度(1)